淡漠世间

归期无限

游戏体【除水祟·中】

cp:忘羡、曦澄、轩离、温启、聂瑶、桑仪、花怜、冰秋、追凌、双玄、风情、谷戚、漠尚等……CP过多不一定每一篇都能照料到

不定时更,作者初中党

文笔不好,不喜勿喷

内含大量私设,并且我记性不好可能会将事情发生顺序打乱

人物ooc应该会存在

――――――――――――――――――――

【某日聂怀桑兴致冲冲的跑来道:“魏兄魏兄天大的好消息啊!蓝老头子去赴我大哥的清谈会了,这几日不用听写可以好好耍一把了!”


魏无羡一天马上爬起来边穿靴子边开心道:“这是天助我也我看今日谁还能罚了我去!”


江澄吐槽一句:“你可别忘了蓝忘机是掌罚的!”


“略略略,生前哪管身后事浪得几日是几日。走走走我带你们去打野鸡烤鱼去!”】




藏色散人仔细回味着魏无羡所说的话不禁感叹:“不愧是我的儿子!说的真好,生前哪管身后事?”


蓝启仁很想说一句但是那明晃晃的剪刀实在是太亮眼,等藏色散人收回剪刀的时候才发现温若寒一直死死盯着自己做了一个咔嚓的手势于是乎莫名感觉脖子一凉。



『叮~恭喜玩家获得固定道具――魏无羡:生前哪管身后事,浪得几日是几日。



【魏无羡三人勾肩搭背的在云深不知处到处乱逛正巧路过会客厅,瞧着迎面走来的两人魏无羡差点叫了两个蓝湛。细细观察之后才发现不对之处,虽然两人相貌相似八九分一样的白衣若雪但是神情大大不同。魏无羡也就猜出了另一个应该就是蓝氏双璧的泽芜君蓝曦臣。


蓝忘机一见到魏无羡就是眉头皱在一起仿佛面前是什么恶臭之物,蓝曦臣眼盯江澄对三人笑道“两位是?”


魏无羡和江澄一起示礼,但江澄对上蓝曦臣那炽热的目光微微一笑魏无羡则是三跳两眉的看着蓝忘机。


聂怀桑声如蚊讷:“曦臣哥哥。”


………………(不要怪我太水实在是不省略的话我怀疑我几百篇也写不完)


对此魏无羡和江澄表示云梦多水水崇也多所以姜家人很是哪手,江澄也是有心报蓝曦臣赠药之恩和在蓝家丢的脸。聂怀桑也是十分积极的想要参与但是一想到大哥提着霸下满笑场的追自己就浑身一哆嗦说是好好学习只希望蓝曦臣下次能在大哥面前说几句好话。】




蓝启仁对于江澄还是较为满意的,江枫眠也适当地说了一句“阿澄,知恩图报乃是好事。”


江澄则对蓝曦臣眯眼一笑,却不知蓝曦臣握茶的手指轻蜷。


藏色散人则是无法想象对方对自己儿子都是这种态度了阿羡居然还凑上去!于是开启了一场苦口婆心的劝导,虽然说美人谁都爱看但是这美人似乎是太过于冷漠了。



蓝忘机关注许久也算是挑了个好时机握住魏无羡乱搭在椅手上的手,魏无羡微微转头就能与蓝忘机双目礼对,那淡金琉璃的琥珀眼似乎有一些不安和愧疚。魏无羡马上把自家阿娘劝导自己的那些话抛之脑后转头就和蓝忘机单方面的聊起来。




【魏无羡和江澄关在姑苏守了那么多日的家规,刚下山便疯玩了起来。那石拱桥上,皎皎如月的两人正在谈话,蓝忘机承认作为一宗大弟子魏无羡自然不只有玩笑打闹的本事但是还是无法理解兄长为什么把这么一个冥顽不化的家伙也带来。


蓝曦臣只是一直注视着江澄那明朗的笑容轻笑:“可是我看你的神色似乎很想让魏公子一起来所以我才答应的。”


蓝忘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往事面上一红又是一青,艰难开口道:“绝无此事!”


彩衣镇内水路如同蜘蛛网一般遍布,河道上水上都挤满了筐篓和船只。姑苏地处江南,入耳之声皆是软绵软绵的很是可爱远处对骂的两条渔船上的人理论起来都仿佛莺音唠唠。魏无羡左看右看看着稀奇手里抓着两坛糯米酒专门递一坛给江澄感叹姑苏的人骂起架来也是软绵软绵的,真想让蓝湛看看与梦人是如何吵架的。


思绪之间才看见蓝忘机一直盯着手中那坛酒,魏无羡特意往身后一藏道:“蓝湛,你这么盯着我干嘛?想喝酒?唉,真不是我小气不给你买,实在是你们家规上说了不能喝酒啊。难不成……你想刷酒疯给我看看?哈哈哈素来雅正的蓝二公子若是发起酒疯会是什么样呢?”


蓝湛撇头再无一言,蓝曦臣也开始放松放松逛起了街。正好看见前面脚丫戏水的紫衣,悄无声息地走到身后道:“江公子。”


江澄本来正在神游天外这时倒是被吓了一跳身子往前倾,手里抓着的一双鞋靴也松手了。好在蓝曦臣眼疾手快勾住了那一双鞋也拦腰抱住了江澄,江澄红着脸就推开了蓝曦臣开始穿鞋子,蓝曦臣温柔一笑抓起那一双小脚亲自帮江澄穿好了鞋。江澄:“蓝公子也是仙家公子怎么能劳烦你做这种事呢?”


蓝曦臣不语,待江澄看了几眼就走之后说了一句:“对你,我甘饮如之。”】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玄门百家只觉得气氛怪怪的,其中有些人已经把视线在江澄和蓝曦臣两人之间相互徘徊了,玄门百家之间断袖的不是没有蓝曦臣说的也未免过于亲密了。




虞夫人也说了一句:“蓝公子此话说的未免过于亲密,许是不通情事口无遮拦罢了。”



蓝曦臣也没想到这一段也播出来了,俊脸微红开始解释。坐下之后蓝曦臣表示:(晚吟的小脚丫被看光了怎么办??)



江枫眠只是觉得心里不安开始和江澄说:“阿澄,你可要记住你日后是云梦江氏的宗主,需要挑起一副担子,也需要娶一位贤良淑德善解人意的女修来管理后院。”



江澄也是猜到了一两分表示自己此生绝不做断袖,甚至还死拖着魏无羡一起发誓:云梦双杰不断袖,若是断袖必在下。然后一脸真挚的看着父亲,对此江枫眠也不好说什么。



江枫眠:阿澄,我只是希望你能娶一位贤内助。就算断袖也能在上啊!(至少要打破我们云梦江氏女攻男受的诅咒)再一回想就想到云梦江氏祖上那几位断袖全部在下的噩耗。




――――――――――――――――――――

水更一篇,我问问每一个看过我文章的人我是不是走的正经路线,特别正经那种!

评论(39)

热度(388)

  1. 共1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