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世间

归期无限

往事梦

“瓷?瓷?!”


“嗯…嗯?!”


俄看着瓷茫然呆滞的样子低声一笑,牵起瓷的手。


“刚才在想什么呢?都出神了。”


瓷的眉眼拧在一起,然后释然一笑带着几分苦涩和勉强。


“俄...我看到了


看到了自己刚刚诞生的时候,不算一个完整的意识体。我有一个哥哥他看上去比我更完整一些,他对我的出现似乎也很意外。


他说他叫民。


我小小的,每天无所事事因为我没权也没钱,而且,哥哥才是最有希望成为国家意识体候选人的。我们开始有了合作,但是并不长。


我真是不明白啊,哥哥从前都是允许我跟在他身后的。为什么当时忽然觉得我对他颇有威胁呢?


 ………………


我开始慢慢成长,推倒哥哥的政/权。我开始变得完整,而哥哥的意开始变得透明,身边也不再是空荡荡,有伙伴有同志……有老师。


老师是对我最特别的存在,他给了我很多支援教导了我很多知识帮了我太多太多。


无恩不受惠,对于老师的喜爱我也不再从容了。支支吾吾的问老师想要什么回报?或者我能为老师做什么?


老师拿着书抵在嘴边像是在思考,但最后他只是轻抚我的脸庞细细描绘着我的眉眼。老师金色的瞳孔倒映着我,不似对盟友的严肃对敌人的冷漠。


我感觉就像是被钳住喉咙,老师和我越靠越近……我的脸像刚成熟的桃子,溺在了老师的怀中。


…………


老师喜欢到白桦林闲逛,我装几日乖巧也就占个便宜跟着去了。金黄色的叶子铺在地上,沙沙的声音不轻不重的响。


他喜欢在那棵最壮实挺拔的白桦树下倚坐,最后在满天的黄昏下把玩我的手,抚过带着青痕的后背。


“我的同志,我的恋人,


Почему бы тебе не посмотреть на меня, как ты очаровываешься от злаковых снарядов?давари (род)


后来老师也变了,他整个人都变了。强势且阴郁,我们两个的见面不再是那样的和谐融洽,而是各带着怒火和鲜血分开。


我知道他不再是老师,而是——


我会亲手解决老师的错误,我会亲自将镜子重新拼成原样,但我想的真是美好啊。


………………


最后我看着老师的脸上出现裂痕,他会痛吗?也许吧,但不会疼很久的。


老师回到了以前,他眉眼含笑周身条条刺过包围他的枷锁也不再显得那样冰冷阴暗,他在无尽的深渊中寂寞,枷锁是最大的束缚。


老师的唇开始干裂,缓缓启语。淡淡的缓缓的描述着相处的时光,他记得太清楚了许多细枝末节的事竟连我也未曾发觉。谈到美的时候,老师的腮帮子鼓起来了那是第一次我对老师做出可爱这个评价,他严肃的跟我讲着资本主义虚伪的面具一桩桩细数着美的恶果。


最后如释重负,我忍着还是未有一丝表情我与他对视只看见怀念、后悔、不舍和最后漫天飞舞的星光。我拥抱那颗红星,然后掩面哭泣哀嚎。”



俄握紧拳头最后重重锤击在了墙壁上就依着这姿势把瓷锁在其中。


“瓷!我爹已经死了很多年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多看看我的那个老头子就有这么好吗?!他明明……”


“够了,俄。该回家了,你也该时刻注意自己的身份。”


瓷抱着文件面无表情的从俄与墙壁中钻出,然后就这样走出大门,夕阳的黄昏还似那年暖和。瓜日洒下的背影是恋人的拥吻,俄的脸色一变眼神就像刀子一样不要钱的盯着。


死鬼/老爹这么多年了都不放手!!!!




————————————————————————

本人渣渣写手,不喜勿喷,无政/史向。只是无脑产物


①那里的俄语是我用百度翻译机翻的,可能意思会差了一些。(初二的学渣表示对俄语一窍不通)


我也知道我的文笔很差,但请不要说出来,谢谢!呜呜呜呜









评论(7)

热度(75)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