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世间

归期无限

往事梦

“瓷?瓷?!”


“嗯…嗯?!”


俄看着瓷茫然呆滞的样子低声一笑,牵起瓷的手。


“刚才在想什么呢?都出神了。”


瓷的眉眼拧在一起,然后释然一笑带着几分苦涩和勉强。


“俄...我看到了


看到了自己刚刚诞生的时候,不算一个完整的意识体。我有一个哥哥他看上去比我更完整一些,他对我的出现似乎也很意外。


他说他叫民。


我小小的,每天无所事事因为我没权也没钱,而且,哥哥才是最有希望成为国家意识体候选人的。我们开始有了合作,但是并不长。


我真是不明白啊,哥哥从前都是允许我跟在他身后的。为什么当时忽然觉得我对他颇有威胁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