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世间

归期无限

游戏体【水祟·中】二

cp:忘羡、曦澄、轩离、温启、聂瑶、桑仪、花怜、冰秋、追凌、双玄、风情、谷戚、漠尚等……CP过多不一定每一篇都能照料到

不定时更,作者初中党

文笔不好,不喜勿喷

内含大量私设,并且我记性不好可能会将事情发生顺序打乱

人物ooc应该会存在

前方水文请注意

――――――――――――――――――――

【…………………………


魏无羡笑而不答。云梦江氏当然也是用网,但他仗着水性好,从来都是跳河直接把水鬼拖上来。这法子太危险,肯定不能当着蓝家人的面用。他转移话题道:“如果有什么东西,像鱼饵一样能吸引水鬼自己来就好了。或者能指出它的方位,就像罗盘那样。”

江澄道:“低头看水,专心找你的。又来异想天开。”

魏无羡道:“修仙御剑,曾经也是异想天开啊!”


……………………


魏无羡却在他原先所立的那只船的船舷上踢了一脚,竹蒿一挑,将船只翻了个面,露出船底。而船底的木板上,竟牢牢扒着三只面目浮肿、皮肤死白的水鬼!


离得近的门生立即将这三只制住了。蓝曦臣笑道:“魏公子,你怎知它们在船底的?”


魏无羡敲敲船舷:“吃水不对。船上刚才只站了他一个人,吃水却比两个人的船还重,肯定有东西扒在船底。”


蓝曦臣赞道:“果然经验老道。”


魏无羡竹蒿轻轻一拨水,小船飞驶,划到与蓝忘机并列。两船相邻,他道:“蓝湛,刚才我不是故意泼你水的。要是我说出来了,它们听见就跑了。喂,理理我呀。”


…………………………


江澄看不下去了,道:“要帮忙就别废话,给我过来!”


一名门生喊道:“网动了!”】





蓝启仁皱眉:“云梦地界是下水拖鬼,此方法未免过于危险。”


江枫眠:“我们云梦之人都是习水的,但蓝老先生说的并非无道理,我回去之后会多加改进。”


魏无羡挠挠蓝忘机的下巴:“啧,忘机兄。那回可多亏我机智,怎么你也不谢谢人家?你该不会还记着仇吧?这水鬼是很狡猾的,我要是跟你说了他就会。二哥哥?蓝湛,哎呀我错了。”


蓝忘机抓住那调皮的小手柔声道:“多谢,我知。”


蓝曦臣笑道再一次夸赞:“魏公子在这方面的确是观察仔细十分熟练。”


江澄:“魏无羡那个家伙,每次云梦需要下水拖水鬼这个家伙总是第一个下去。每次水鬼拖了上来,自个还要在水里呆半天,我阿姐当初没少担心过。”






【水中异动止息,网绳也重新平静下来。方才魏无羡那一剑出得极快,但蓝忘机已看出他所背的必是上品灵剑,肃然问道:“此剑何名?”


魏无羡道:“随便。”


蓝忘机看他。魏无羡以为他没听清,又说了一遍:“随便。”


蓝忘机凝眉,拒绝:“此剑有灵,随意称呼,是为不敬。”


魏无羡“唉”了一声,道:“脑筋转个弯嘛。我不是说叫你随便叫,而是我这把剑名字就叫‘随便’。喏,你看。”说着递过,让蓝忘机看清这把剑上的文字。剑鞘纹路之中刻着两枚古字,果真是“随便”二字。


蓝忘机半晌说不出话来。


魏无羡体贴地道:“你不用说,我知道,你肯定想问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每个人都问,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含义。其实,没有什么特殊含义,只不过江叔叔给我赐剑的时候问我想叫什么?我当时想了二十多个名字,没一个满意,心说让江叔叔给我取个吧,就答‘随便!’。谁知道剑铸好了,出炉了上面就是这两个字。江叔叔说:‘既然如此,那这剑就叫随便吧。’其实这名字也不错,对吧?”


终于,蓝忘机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荒唐!”


魏无羡把剑扛在肩上,道:“你这人太没意思了。这名字多好玩,套你这样的小正经,一套一个准,哈哈!”】



玄门百家:…………江家取名字的方法还真是新奇。


虞夫人慢悠悠的开口:“我倒是觉得这名字已经算是够正常的,枫眠当初可是准备了不少名字给魏无羡。”


江枫眠哪里听不出这话中的意思?他无奈道:“阿澄的剑名我当初也是准备过的,可是可是三娘子你不同意啊。”


虞夫人眉间一跳:“我不同意难不成还要阿澄剑上刻上那么几个字??莲花、水仙、冬梅、仪动、如花、潇洒?”



玄门百家:……这信息量有点多,原来江家是个取名废


蓝曦臣也是尴尬一笑,莫名觉得江澄剑上那三毒两字很是顺眼。江澄则是把剑放在了蓝曦臣手上,见他一脸疑惑:“蓝涣你刚刚不是一直看着剑吗?你我好歹好友一场,想摸就摸!”


蓝曦臣:……


 

蓝忘机就有点好奇自家媳妇之前的剑名了,魏无羡拍着蓝忘机的肩:“江叔叔之前给我准备了很多名字的,只是我都不喜欢然后江叔叔就随便来了一句随便,正好这剑出来之后就叫随便。”


蓝忘机:……一品灵剑表示自己有被冒犯到





【………………


蓝忘机背上避尘应声出鞘,刺入水中。片刻之后,又锐啸着从河中飞出,带起一道水虹。却是什么也没刺中。


他握剑在手,神色凝肃,正要开口,一旁另一名门生也飞出长剑,朝河水中一条倏地游过的黑影刺去。


可他这一剑入水之后,却再也没有出来。催动剑诀,再三回召,也没有任何东西从水里被召出。他那把剑竟像是被湖水吞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名门生瞧着是个与魏无羡他们差不多大的少年,失了佩剑,脸越来越白。一旁有年长的门生道:“苏涉,目下都没查清水里是什么东西,你为何擅自催剑入水?”


………………


这次剑身并没插入水中,而是剑尖一挑,将一片蹿过的黑影从水底挑出。湿淋淋黑漆漆的一团“扑通”一声,摔在船板上。魏无羡踮脚一看,竟然是一件衣服。


魏无羡笑得险些一头栽进河里,道:“蓝湛,你好厉害!我第一次看到捉水鬼把水鬼衣服扯上来的。”


蓝忘机只是察看避尘的剑尖有何异样,似乎已打定主意不与他交谈。江澄道:“你闭嘴吧。刚才水底游过来的,确实没有水鬼,只有一件衣服!”


…………………………


水流迅速蔓延入船,魏无羡忽然发现,碧灵湖的湖水已经不是墨绿色了,而是接近黑色。尤其是接近湖中心的地方,四周不知不觉生出了一个巨大漩涡,十几只船都顺着漩涡正在打转,边转边往下沉,就像要被一只黑色的巨嘴吸下去!


……………………


苏涉的下半身已没入湖中那个黑色漩涡里,漩涡愈转愈急,他的身体也愈沉愈深,仿佛什么东西潜伏在水底,正抱着他的腿往下拖。江澄原本踩着他的三毒,好整以暇地升到湖面上空二十丈左右的高空,低头一看,满心不快地冲下去,道:“你又在干什么?!”】




玄门百家:“这苏涉明显是看着捣乱的吧?”“蓝二公子天资斐然修为甚高都要小心对待,他苏涉又是个什么人物?”“就是就是,我看就是自持过高。”



苏涉听着玄门百家那些闲言碎语,感受着那些自为君子的姑苏弟子对自己的嘲笑心中只是越发怨恨。在这极怒之下竟然没有发现有人正在靠近自己,那人轻拍倒是把苏涉大半怒火吓走了。



“苏公子”孟瑶微笑着轻轻呼唤这个名字,苏涉看着那仿佛天上繁星一般的入了迷,被面前这个人连喊了几声才回过神。苏涉有些激动地抓着他的手:“你…你不骂我?你记得我名字?”



孟瑶笑了一声:“苏公子我自然是认得的,为何要骂?苏公子会这样做自然有你的道理,在下又为何干涉?”



见着那小人离自己而去,手中的余热似乎还没有散去。苏涉傻傻一笑,他好像找到自己要追随的人了。



薛洋嘴里咬着一颗糖看着孟瑶:“小矮子,我以为你当初多大本事。就这么三言两语居然就把这个傻子给骗回来了,这苏涉以前这么好骗?”



孟瑶盯着屏幕微微一笑:“悯善此人自尊心极高,无非就是想证明自己得到他人的重视。成美,悯善这也不叫好骗,只是终于见到一个正视自己的人愿意追随一生罢了。”



薛洋邪气一笑,正巧小指处传来丝丝疼痛。眼中对着常家的怨恨也越发浓郁。



而孟瑶则是看向了妆玉仙和萧玉鞠了一躬嘴型无声说着:感谢二位

――――――――――――――――――――――

我承认这一章是特别特别特别特别水的,没错你们猜对了我偷懒了hhhhhh。真的,码字到疯。希望我水完这一篇之后,善良可爱温柔的你们能够允许我咕咕咕那么几天,我就会回来把这个修一下


@夏梦千曦 @墨_爷 @捌月炸 @汪叽的Wifi @Loki洛琦 @澶墨 @LEFT BANK.余厌 @肆京姐姐 @LEFT BANK.余厌 @一笑倾城 @あなたが见つからない @暴躁老妹祁柒 @思鸢 @jiu.❤(没人催,就不更) 


……我敢保证这一篇是我人生当中最不忍直视的


然后也是修改了一下最后结尾孟瑶的话是解释一下他和薛洋突然的举动。这里可以解释为孟瑶内里的灵魂已经是金光瑶了

评论(37)

热度(201)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